「這個人叫艾力格,是最早被抓來的,所以在這裡橫行霸道,欺負每一個到這裡的新人,其他人為了自保也不敢說什麼,你以後看到她繞着走就行了,時間久了她也就沒有興趣了。女孩壓低了聲音,暗地裡把自己搶到的麵包掐了一半遞給丁依依。

「不用,她看到了會為難你。」丁依依又把麵包推回去,而後才問,「你叫什麼?」

女孩看着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感動,「我叫兆桃,是一名珠寶銷售員,國內派遣過來的,已經在迪拜呆了一年了。」

「我叫丁依依,東江市人,小桃,聽我說,我們可以逃出去的,不要失去信心。」丁依依握住她的手。

艾力格嗤笑,「這真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你想去哪裡,從海里游回你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