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雨還是下個不停,丁依依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雨以及在雨中移動的黑色的傘。

忽然,肚子又是一陣抽痛,噁心又難受,她乾嘔了兩聲,準備到桌子上去拿胃藥,中途受不了便跑到浴室里。

乾嘔卻又吐不出來的感覺難受極了,她盯着鏡子裡蒼白的自己,忽然聽見,「砰。」

聲音不大,但是決定十分明顯就是從自己屋子裡傳出來的。

葉子墨給她定的是總統套房,偌大的屋子有四個房間,兩個衛生間,兩個陽台還有一個吧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