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邊說,一邊用手指了指清澈的池底,在池底,確實有一串手鍊在池底。

「是。」管家低頭應了一聲,淡然的脫下了外套,卻保持着襯衫領子都一定扣到脖子的樣子,然後縱身一躍跳入池水裡。

葉博看着海子遇,覺得有些不對,身邊的女孩子似乎很緊張,眼神遊離,手握成拳頭,而目光的焦點似乎······。

他看向池水,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正好這時看到少爺的身影,他匆匆告辭。

海子遇並沒有開口,走了幾步,他恰好回頭,看見她看着池水的目光中有那麼一點點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