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點頭,脫下西裝外套後上樓,來到了天台。

丁依依穿着一件薄薄的開衫背對着門口,她的頭顱端正的擺放着,好像夢遊仙境的愛麗絲。

他走到她面前,讓她能看到的世界裡只有他一人,「一定要這樣嗎?你希望我道歉?或者你希望我做什麼?」

丁依依偏過頭,緊抿着的唇沒有開口的意思。

一隻大手執拗的鎖住她尖細的下巴,葉念墨神情頹廢,「不要把視線從我身上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