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該死!」葉子墨咬着牙槽冒出這幾個字,上前揪住葉念墨得領子,一拳打在他下頜骨上。

葉念墨得下頜骨立刻腫了起來,他微微垂着頭顱,對這樣的疼痛沒有反應,一副任憑處置的樣子。

葉子墨看得一肚子的火,正想繼續揍下去,耳邊傳來高跟鞋急匆匆的聲音和夏一涵的勸阻聲,「子墨,你冷靜點。」

已經出拳的葉子墨收不住自己的拳頭,眼角見夏一涵撲了向葉念墨,擔心打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他想卸掉拳頭之力,可是顯然已經太晚了。

拳頭沒有砸在夏一涵身上,頹靡的葉念墨伸手握着他的拳頭,面色帶上了冰冷的慍怒,「如果我沒有截住你的拳頭,這拳頭是不是要打在我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