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夠感覺到車子的輪胎摩擦地面發出響聲,發動機正在不斷加溫,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兩旁的景物都快看不見了,很快他就超過了前面那輛本田車。

丁依依淚眼朦朧,視線好幾次都模糊起來,只是憑藉的本能和一腔憤怒而開。忽然,她看到一輛黑色的保時捷開到自己前面,然後調轉了車頭,橫貫在了馬路中間,而在車頭的另外一面,是海。

她離他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這時候剎車是可以的,但是她認出了那輛車子,對坐在駕駛位置里的人充滿了恨意。

她沒有停止車速,而是直直的朝着那輛車開去。

遠遠落在後面的兩輛警車都加快了速度,他們用擴音器一直在喊着,「黑色轎車內的人立刻離開車子,立刻離開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