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和你有一個孩子。」水北說出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愛情她要不到,要一個孩子,就等於要了兩個人之間溝通的橋樑,以後兩個人一輩子都會束縛在一起。

她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只是態度冰冷的男人在聽到她的要求後忽然變得暴戾,他薄唇微啟,「閉嘴。」

「什麼?」水北愣住,下一秒再也不敢說話,他的表情實在是太過於嚇人,幾乎讓人不敢再抬眼看她。

葉念墨收回自己的手臂,身體與她拉開,仿佛連她身邊的空氣都不願意接觸,「我比你想象中的,要更無情。」

他落下這句話,理了理袖口的襯衫,冷冷掃了她一眼後便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