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本來沒有想要聽兩人說話,但是兩人說話的內容卻讓她不能不在意。那個男人是布匹供應商,水北和他有交易,兩人抬高布匹進貨的價格,然後從中間抽取利潤。

兩人談論了將近一個小時,男人接了一個電話後就匆匆離開,水北也準備起身回公司,面前擋了一個人。

「水北。」丁依依看着面前越發精幹的人,心裡是百味雜陳。

水北眼裡快速的閃過一絲詫異,隨後態度變冷,帶着嘲諷,「怎麼了,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葉家的富豪少夫人。」她朝四周掃視了一圈,故意抬高音調,「這裡檔次應該不能滿足你的要求吧。」

「你一定要這樣說話嗎?」丁依依有些懊惱,「我都聽到了,你想要和布匹商聯合起來敲詐公司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