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抿着嘴唇,大步流星的走向佛堂。佛堂裡面和外面都靜悄悄的。管家不知道是不是要攔住他,畢竟兩個人都是葉家的主人,不聽誰的話都不好,精明的管家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葉初晴聞訊趕來,她擔心兩人又會起衝突,更擔心丁依依,心裡七上八下的。

「哥哥,你先回去,我會和奶奶好好說說的,我們從長計議,一定會救出嫂子的。」她說道。

葉念墨對她的話置若罔聞,他目光坦然,雙膝一曲,緩緩的跪在地上。膝蓋接觸到冰冷的大理石地面。

正好經過的傭人看到這一切,嚇得手裡的托盤都掉在了地上,給付鳳儀的補湯灑落滿地,一時間,空氣都是補湯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