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着魔般的望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周前,那個小腹還像小山丘一樣,而現在只像一個小皮球,或者說,是松松垮垮的肉包裹着內臟。

男人讓女人坐着,他拿着一張白色的單子去一樓的繳費廳繳費。

丁依依回過神,趕緊挪開視線,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對方似乎看透了她的尷尬,解釋道:「我流掉孩子了,家裡想要男孩。」

丁依依語塞,對方卻搖頭,似乎在安撫她,「這是我自己做的決定,我已經有一個女兒了,在撫養她的時候,我發現我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我發現,如果你不能確定你能給你的孩子一個好的未來,那麼就不要生下他。」

她語氣虛弱,但是神色卻是解脫的,正巧男人回來了,她把手伸向他,搭着他的肩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