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徐姐口袋裡的手機響了,她伸手胡亂的抹掉臉上的眼淚,然後去掏手機,低頭的時候,臉上的傷口十分猙獰。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她大駭,「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情,我現在過去。」

她掛下電話,慌亂的對丁依依說道:「小傑今天根本就沒有去學校,怎麼辦?我現在立刻去學校一趟。」

「徐姐,我開車送你。」丁依依擔心她現在心緒不寧,說不定在路上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不肯讓她一個人上路,和行政部的人請假後便開車送徐姐一程。

在車上嗎,徐姐一直流淚,「都怪我,昨天晚上還通過電話,他情緒很好,也沒有說什麼,我以為這個孩子沒怎麼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