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終於喝完了,她這才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機,故作矜持的回了一句,「好的。」

葉家,丁依依赤腳站在浴室,冰涼的瓷磚刺激着她腳掌里的每一個穴位,讓她精神抖擻。

她本來在看着鏡子,放在盥洗盆旁邊的手機一陣響動,她慢慢的拿起來,看到回復的內容後眸色一深。

她將自己之前給水北發的短信以及水北往這條手機上發的短信全部都刪除乾淨,還特地檢查了兩遍,確保這個手機不會保存任何證據後才走出浴室。

浴室外,房間裡靜悄悄的,葉念墨還在書房,走廊上聽不到他的聲音,她做的是事情他一丁點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