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本是微微彎腰看着她,此時便直起腰來,在諾大的辦公室里走了兩圈,然後又在她面前站定,聲音清冷,「我沒有想過會有那麼一天,你和外面的那些女人一樣,一樣變得疑神疑鬼,一樣無聊至極。」

他還沒說完立刻合上嘴巴,心裡開始後悔,只不過還是怒氣滿滿,丁依依像調查一個犯人一樣調查他,這讓他受不了。他愛的女人,什麼時候也和其他女人一樣了?

丁依依猛地站起來,低着頭往門外走,手腕立刻被人拉住,她顫抖着甩開,力氣大得把結婚戒指都給甩出去了。

戒指掉落在地上的某一個角落,發出了「咚」的一聲脆響,她雙眼無意識的掃了一圈,隨後漠不關心般的繼續往前走去。

「依依。」葉念墨嘆息着,伸手又再次攔腰將她抱着,卻遭遇她更大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