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查崗拉,就是叮囑了幾句。」丁依依笑着說道,聽到旁邊有瓶子擲在桌子上的聲音,是水北,她喝得酒最多,不過除了臉色微微紅一點以外,看起來和普通時候的樣子沒有差別。

丁依依起身坐到她身邊,一手握住酒瓶,半開玩笑半關心的說:「今天怎麼了,怎麼大家都那麼喜歡喝酒。明天都起不來高總管可是要生氣了。」

「對啊,要不我們走了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娃娃還在家裡咯,交給我那馬大哈的口子我也不放心。」徐姐附和道。

她說完,覺得大家都不反對的樣子,於是就讓杜亞去結賬。杜亞笑嘻嘻的指着台上的一個四方形的台子,「現在直接按下這個按鈕,人家就會來結賬啦。」

她按下,果然很快就有一名服務生朝他們走來,「各位好,是要結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