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高總管一臉的迷茫,「有這種事?小亞我還是知道的,她性子溫順,不會隨便和別人起衝突的。」

丁依依聽他這麼說,覺得也有道理,但是心裡隱約還是在擔心着,卻也不好說出來。

另外一輛車子上,氣氛十分僵硬,徐姐講了幾個笑話,覺得大家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也就不開口說話了。

「你們最近怎麼了?我什麼事情做得不好?」水北看了一眼後視鏡,漫不經心的問道。

杜亞沒有說話,她伸手,暗地裡掐了一下身邊小強的手臂,朝他使了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