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吧。」丁依依緊張得音調都變了,捧着他的手背往左想要去拿醫藥箱,走了幾步就覺得應該先去沖洗一下,又趕緊拉着他往水槽里走。

葉念墨一把把她拉倒懷裡,圈着她,「不生氣了?」

見他神色如常,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她又氣又心疼伸手捶了他一下,然後又心疼的揉了揉。

第二天,丁依依捂着自己酸軟的腰肢去見杜亞和水北,水北看到她捂着腰,坐下來的時候面色異常,關心道:「依依姐,你沒事吧?是閃到腰了嗎?要不要緊?」

一旁的水北臉色很差,她看着丁依依,心裡絞痛着,一想到昨天晚上她和他昨天晚上翻雲覆雨,她就恨不得把面前的人撕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