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水北跟着他走出門,甩開她的手,「我才剛說過讓杜亞不要把個人情緒帶倒工作上來,你怎麼也跟着犯錯誤了呢!」

丁依依說:「抱歉,但是如果要讓我再做一次,我還是會這樣做,因為我覺得世界應該存在正義,杜亞的愛情不應該就這麼死去。」

「正義?丁依依你應該早點從虛幻的夢裡醒過來了。」水北的臉上帶着一絲嘲諷,「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沒有經歷過多少磨難吧,或許你的丈夫,父親把你保護得很好,我能理解他,我說過,愛情有很多面的。」

「我不能苟同。」丁依依悶聲說道,她不想喝對方起衝突,所以轉身想走,心想着等兩個人都安靜下來再討論會比較好。

她這樣子反而讓水北有一點慌亂,如果她直接和葉念墨說自己壞話怎麼辦,如果她和葉念墨說,不讓他再理自己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