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後,她取下耳機轉頭,「小亞,有事嗎?」

杜亞雙手搭在胸前,離她有幾步遠,不想讓她看清楚自己臉上的表情,聽到問話後仿佛如夢初醒般,身體震動了一下,「不,沒什麼事情,什麼事情都沒有。」

看着她形色匆匆的離開,丁依依只好重新轉身聽着錄音。聽到最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她認出來是那個叫杜強的男人。

「小田,人們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或許是因為他們沒有遇到對的人,所以覺得了無生趣,但是於我來說,婚姻是愛情的另外一種形式,我愛你,我將會永遠愛你。」

聽到最後,錄音筆里只剩下一些嘈雜的聲音,丁依依卻硬生生聽出些許的不同。她沉思着,腦海里閃過葉念墨的聲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