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被窩裡爬起來,模仿着今天對方和自己說話時候的樣子,雙手假裝敲擊電腦鍵盤,冷氣打得租,她打了一個噴嚏。

本來還任由她胡鬧的葉念墨這下放下了手裡的書,一把把人抓到懷裡來,伸出手探了探對方額頭上的溫度,見沒有異樣才放下心來。

丁依依也鬧得累了,趴在他懷裡問道:「如果工作了一段日子我發現自己不適合翻譯的工作怎麼辦?」

「那就換。」葉念墨微微低頭掃了她一眼,看見她如扇子般的長睫毛閃了閃,內心的喜愛也如湖中的浮萍一樣盪了盪。

丁依依往他懷裡拱了拱,「那如果換了一份還不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