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圍上一個溫暖的身軀,她撇過頭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眼淚,「抱歉,飯菜都涼了,我們去吃飯吧。」

溫暖的吻印在她的肌膚上,低垂的眼眸配合着低沉的嗓音,「我現在更想享受你。」

他將她攔腰抱起,低頭吻去她的眼淚,帶着她回到了房間,客廳咯菜餚還未動,而房間內的光景卻是秀色可餐。

丁依依累極了,在攀上極樂高峰以後便沉沉的睡了過去,連葉念墨抱着她去清洗沒有有醒過來。

葉念墨把她輕柔的放在床上,又給她蓋好了被子,這才走出了房間,來到了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