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沒有表現自己的憤怒,而是對她笑了笑,聲稱有事後就立刻離開了,她知道在大庭廣眾下生氣絕對是有害而無一利的。

就在她消氣的時候,感覺到有人一直盯着自己,她用眼神瞄了幾眼,好像是一個留着長頭髮的男人。

那個中年男人把長發隨意的扎在腦後,看到她看他,竟然端着酒杯走了過來。

「是依依嗎?還記不記得我,我是戴導。」戴導看她一臉茫然的樣子,心想自己是不是認錯人了,畢竟一年多他在哥倫比亞的時候就聽國內的人說葉家的夫人在大火中被燒成了重傷,而且昏迷了,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丁依依知道這又是她在失憶前的朋友之一,她看他並不覺得討厭,反而從對方淡然溫柔的眼神里感覺到他對自己的關心,於是把自己失憶的情況大致的說明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