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有點委屈,便也不再去理會他,故意早早的上了床,還把被子都卷到了自己身上,故意不給他留。

她沒有睡,故意等到十一點,聽到隔壁書房椅子被拉開的聲音,她又把被子卷得緊了一點,心裡想着,「哼!就是不給你蓋被子!」

聽到走廊里的腳步聲,她急忙調節呼吸,閉上了眼睛關注着門外的一舉一動。

她感覺到他開門走了進來,看見她已經睡覺以後故意放緩了腳步聲,隨後身邊的床榻一軟。

葉念墨像是沒有發現她的把戲一樣把她整個連帶着棉被抱在了懷裡,然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背部,不一會氣息就悠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