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沉默的聽着,見他神色痛苦,心有不忍,「那天的話其實我聽到了。」

他的眼睛陡然睜大,身不可抑制的顫抖了一下,急忙忙想要解釋,「不····不是她說的那樣,我只是因為你有念墨陪着,但是小雪沒有,所以我才會·····」

她主動握着他的手,感覺到他手上代表着衰老的清晰紋路,嘆氣道:「我不介意你多愛小雪一點。」話說完,她頓了頓,苦笑道:「其實只是自欺欺人,我介意的,介意你為什麼多愛她一點。」

見他要解釋,她又加快語速搶在他面前,「但是這沒有什麼,她已經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我會照顧你。」

徐浩然一言不發的站起來,從她身邊經過時才說話,「我去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