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急忙伸手去解開,越急躁越是辦不好,整個人急得臉色都通紅起來,恨不得把紐扣都弄到。

一隻手輕輕拂開她的手,取而代之的放在她的胸口上,大手靈活的幫他解開紐扣,然後一顆一顆的對應上。

兩人離得很近,他低頭擺弄時呼吸時不時會噴灑在她的脖子上,丁依依拼命仰頭,祈禱着他不要忽然抬頭看到自己的窘態才好。

門外,夏一涵看了看時間伸手正準備再按一次,手卻被另外一隻大手包裹起來,葉子墨神色瞭然,看着懵懵懂懂的妻子,他淡淡的提議道附近的咖啡館坐一下。

即便是單純如夏一涵,但是幾十年的夫妻生活還是讓她很快的想通了是怎麼回事,她有些嬌嗔的看了他一眼,低聲說道:「不早說,讓我還按了那麼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