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葉念墨摸她的頭,忽然笑了,「你就當看那副畫就好了,跟着你的心走。」

丁依依哭笑不得,這哪是看副畫就能搞定的啊,簡直是太讓人心驚膽戰了。

感覺到自己的手背牽起,她往旁邊看,葉念墨的眼睛裡充滿了溫情以及鼓勵。

「開始吧,現在賭約成立,你也反悔不了啦。」老人笑眯眯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奸詐。

掌心裡傳來的溫度讓她不那麼緊張,她上前一兩步,仔細的抬頭看着頭上三個犀牛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