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前,她下車,慢慢的走到門口,開門後轉身,卻見到葉念墨還站在原地。

「你不進去嗎?」她問。

他搖頭,「我在這裡看着你進去。」

她點頭,沉默的走進門,關上門以後,望着空蕩蕩的屋子,她忽然很想看看那一個人,於是她立刻拉開門。

葉念墨依舊站在那裡,就連姿勢都沒有變。見到她出門,他朝她淺淺笑着,那種笑容對於她來說具有神奇的安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