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緊緊的閉上眼睛等待着劇痛的到來,她渾身顫抖着,左手死死的抓着右手,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克制自己不叫出聲音來。

空氣很安靜,她感覺到自己的額頭濕漉漉的一片,並且不斷有液體從自己的額頭上滑落下來。

是汗水嗎?當那濕漉漉的「汗水」滴進她的瞳孔,濃重的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是血!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順着她因為恐懼而顫抖的臉龐慢慢的蜿蜒而下,她驚恐的睜開眼睛,慢慢的抬頭。

「我說過,我可以這麼對你一次,就可以這麼對你第二次。」蕭疏冷冷的說着。他的手握在刀鋒的一頭,溫熱而刺目的血順着他的掌心不斷的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