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即便是如此,丁依依也發現四周的窗戶居然被釘住了,每一個窗戶面上都被交錯的木板釘珠,哪怕是月光都很難照射進來。

「大老遠跑來的真是累壞了吧。趕快喝杯咖啡。」徐浩然端來咖啡,一臉熱切的看着她。

就着昏暗的燈光,老人雙眼透露出不一樣的神采,在這樣的環境裡反而滋生出一股怪異。

丁依依內心開始感覺到有一點不自然,她道了一聲謝謝,然後挑選亮光最多的地方坐下。

「我去關門。」徐浩然走到門口把門關上,這下屋子徹底成了密閉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