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是那麼的愛她,愛得想要禁錮她,卻怕傷害她,讓她走,卻又像是拿着刀子在自己的心臟上面劃拉着。

酒瓶被人奪走,海卓軒坐在他身邊,不滿道:「糟蹋了好酒。」

「來一杯?」葉念墨將又拿了一個高腳杯朝他晃了晃,笑着說道。

海卓軒將杯子拿走,「不了,我很快就走,還要給子遇講睡前故事。」

葉念墨聳聳肩,也不勉強,站了起來朝外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