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忽然恍然大悟的沖回教室,不一會拿着一台手機沖了出來,「我有照到一點點影像,但是我沒有和別人說。」

徐浩然接過,在晃動的屏幕上確實有個白色的影子一晃而過,系花還是十分後怕的樣子,「小甜回去以後一直在發燒生病,已經請假好幾天了,我們錯了,就不應該去那裡的。」

徐浩然聽完後安慰了幾句就告辭了,他的心詫異得無比附加,難道傲雪真的回來了?

回到家,門口停着葉念墨的車子,他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起來,立刻衝進了屋子裡。

看到他那匆忙的神色,葉念墨有些詫異,即為他無端端消失了那麼久,也為她剛才明顯慌亂的表現,「徐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