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倒也十分乖巧,沒有了剛見面時候的囂張跋扈以及冷漠,乖乖的窩在他的懷裡,不過後面幾個也想上前握手的小護士倒是遺憾的看着抱着那隻貓的修長大手。

年輕嫵媚的獸醫看着丁依依一眼,眼裡有好奇以及羨慕,隨後壓低聲音道:「進來吧,我先給你們看,就不用領號碼了,這要等估計又要好久了。,」

丁依依輕輕蹙眉,她不反對享有特權,但是享有特權並不意味擠壓着普通用戶,特權應該是一種不對普通用戶資源造成明顯影響的一種優勢,其他人都領號碼了,自己剛來直接就看病未免不太好。

「謝謝,不過不用了,按照排隊順序來吧。」身邊葉念墨聲音淡淡的,他轉身往領號機器那裡走,見丁依依沒有跟上,很自然的牽起她的手。

到了號碼機器旁邊,他很自然的鬆開她的手去操作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