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捧着披薩盒子的手有一點點顫抖,「這是一位葉先生給您定的,我們現在時間比較匆忙,請您趕快簽收一下,謝謝。」

聽到對方很忙,丁依依為自己的懷疑感覺到很不好意思,又聽到是葉念墨訂購的,想想也是情有可原,於是伸手去把保險門的插銷打開。

保險門有上中下三個插銷,她很順利的把前面兩個插銷打開,蹲下去打開第三個插銷,眼神卻無意識的看着男人的鞋面。

他的鞋面很髒,而且全部草屑這就說明之前他應該在有草地的地方走來走去,而且這雙鞋售價十分高昂,一個送披薩的會花費將近三個月的工資去買一雙鞋?

一直等在門外的男人有些焦躁的原地踏步了兩下,聲音開始有些冷硬,「小姐,好了嗎?需要幫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