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朦朧朧的霧氣在樹枝間遊蕩着,掛着露水的銀杏樹不耐被霧氣打擾,便抖動着身體,身上晶瑩的露珠順勢而夏,砸在一塊石碑上。

幾輛車子低調的駛入陵園,車子停下後,一個男人先下了車,然後繞到車門旁開了車門,一隻纖細的腳踝露了出來。

夏一涵一下車就嘆了口氣,快一年了,這些日子她都沒有來看過這個墓碑,傲雪和斯斯一直在做傷害葉家的事情,她雖然不怨不恨,但是卻不能放下。

一件薄薄的外套披在她的肩頭,葉念墨站在她身邊看着四周的景象沉默。

這是這座城市最荒蕪無情的地方,也是這座城市眼淚最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