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等等海子遇把門關上才道:「以後不用給她買這麼貴重的禮物。」

「不貴不貴,孩子就要嬌貴着養。」宋夢潔沒有想到自己討好海子遇卻拍到了馬腿上,有些尷尬。

她有些無措的站在空蕩蕩的客廳,好半響才說道:「你和依依怎麼樣了,我很關心,所以過來看看。」

「謝謝。」葉念墨重新回到書桌前拿起新的文件,埋頭工作起來。

宋夢潔說話也不是,不說話也不是,只好尷尬的坐在沙發上看着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