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走走,覺得天氣挺好的。」丁依依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走到茶几面前倒了一杯水。

愛德華往窗外看着,正好看到陽光灑在陽台上,強烈的光線讓陽台欄杆都反射着光,「天氣好?」

一旁丁依依已經圍上了圍裙,把下午的懊惱全部都揮向腦後,她開始做晚飯。

吃完晚飯後愛德華主動把碗筷拿到洗碗機裡面,機器轟鳴額聲音響起,丁依依開始拿出畫板以及彩色鉛筆。

畫板上已經有了很多珠寶的雛形,而這些雛形無不一外都是以鮮花作為雛形,這也是她相出來的一種繪畫方法,而愛德華則拿着一本書在沙發上看着,一時間兩人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