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有人急匆匆的走進來,在會館掃視了一圈以後眼神落在了葉念墨身上。

來人是一個日本人,用的也是日語。「請問是葉先生嗎?」

葉念墨點頭,「我就是。」

來人鬆了一口氣,「您好,請您出來一下可以否?」

門外,和葉念墨才見過面不久的外交官上前握住他的手,「沒事就好了,之前我十分自責,應該把你安頓好才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