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沉默,凌厲的眼神有一絲傷痛,當初他和夏一涵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他們差點錯過,如果還能從來一次,他會為她放棄所有。

「念墨,她已經不記得你了,你這樣子只是在折磨自己。」夏一涵聲音又帶上了哽咽,「一定是我做得哪裡不夠好,才會讓你現在遭遇了這些。」

就在這時,葉子墨眼神一冷,隨後朝樓梯口看去,「誰!」

樓梯口,丁依依站在最後一個台階上,她微搖着頭,這幾天難得的好心情全部都破滅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葉念墨策劃的,什麼日本展館,恐怕也是為了引誘自己過來吧,什麼夏一涵,也是他請來的吧,她就是一個傻瓜,傻乎乎的進入一個圈套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