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抿着唇,神色有些痛苦,「兩個人的回憶才是甜蜜,一個人的回憶只能是痛苦。」

「抱歉。」丁依依有些歉疚,主動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抱歉,我相信你愛過我,但是我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你對我來說只是一個令我恐懼不自在的陌生人。」

他鬆開手,給予她更多的空間,語氣沉重,「我們可以試一下。」

丁依依搖頭,「你不明白,我不想試,或許我們曾經相愛,但是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丁依依了,而是Emily,而我想要做Emily。」

她說完,然後打量着面前的男人,雙手卻悄悄的放在口袋裡愛德華給她的報警器上,心想着如果他要做出什麼,那麼她就立刻按下報警器讓愛德華來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