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人?愛德華高深莫測的看她,心中卻是苦笑,世界上沒有純粹的男女朋友關係,如若不是她對你有意便是你對她有情。

「早點睡吧。」他沒有走,而是把她帶到了床邊,巨大的圓床被層層疊疊的蕾絲圍繞着,丁依依爬上了床,露出白皙的腳踝。

愛德華抑制住自己想上前握住那白皙腳踝的想法,上身湊近,在她光潔的額頭印下一吻,「晚安。」

等愛德華走後,她撲在柔軟的被單,任由思緒放空,明天會發生什麼呢?

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