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神色比雜誌上看起來的更加冷厲,好像冷漠的站在世界的邊緣一般,她看着他走到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前,商務車前一個將近一米九的男人對他微微點頭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隨後他上車,車子很快離開。

「葉念墨?那個為了照顧燒傷妻子半年多的男人。」丁依依盯着消失在拐彎處的車輛慢慢說道。

葉家

「少爺。」年輕的管家疾步走出來迎接,他是老管家的兒子,大學畢業以後繼承了老管家的衣缽來到葉家當了管家。

他稚嫩的臉上有着強裝起來的嚴肅,但是除去那一張娃娃臉,他所做的一切確實也和他的父親一樣出色,這也是為什麼葉念墨最後會選擇讓他留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