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轉身往中餐館的方向走着,內心很自責,忽然身邊跟上了一個身影。

愛德華和她距離大概一兩步,他溫柔的看着她,「我剛才話還沒有說完,這個相機對我真的很重要,所以謝謝你。」

「不用客氣。」丁依依揚起笑臉,身影清脆。

吃完飯,夜色已濃,兩人剛做上車丁依依忽然道:「我決定明天走。」

「明天?你想起來了?」愛德華高興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