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好吧。」半生不熟的中文從窗外傳出來,不一會一個金髮碧眼的腦袋鑽了進來。

丁依依驚詫極了,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她再詢問下去,「我可以從這裡鑽出去。」

她急匆匆的站起來把杯子全部都搬過來,剛好能夠夠到窗口的位置。

「嗨,我叫愛德華,你叫什麼?」愛德華一邊夾住她兩邊手臂一邊說道。

丁依依奮力的往上爬着,「我叫丁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