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吧,不喝永遠不會靠岸。」她陰冷的看着丁依依,朝門外喊了一聲,「笨熊!」

笨熊跑了進來,主動把一直掙扎的丁依依禁錮住,然後擒住她的面頰強迫她開口。

溫熱的魚湯滑過食道,有一些溢出來直接從脖子處流進了衣領里,丁依依絕望的掙扎,卻還是喝下了大部分魚湯。

聽着落鎖的聲音,她趴在窗邊,從這裡能夠看到高聳的燈塔。

忽然在遙遠的海港,鞭炮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