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車上,但是眼睛卻蒙着一塊黑布,吸入過多廢氣的胸腔一陣陣發疼,她忍不住咳嗽起來。

車子停下來了,不一會車門拉開,微風灌了進來,一個圓形的東西靠近了她的嘴。

冰涼的清水濕潤了她乾燥的嘴唇,她就着對方的動作喝了幾口水,感覺喉嚨舒服了一點才說,「你是誰,你要帶我去哪裡?」

沒有人開口說話,腳步聲正要離開的時候丁依依開口,「蕭疏。」

良久,蕭疏開口,「為什麼知道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