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葉念墨抿着唇,「把她趕出去。」

保鏢不明白葉念墨想要做什麼,但是卻知道他的指令不能違抗,只好上前想要抓住丁依依的肩膀。

剛伸出去的手被一股冰冷的視線盯着,他身上汗毛一豎,趕緊改為輕輕的拍。

「夫人,醒醒。」

丁依依哭得困頓,睡得迷迷糊糊之間被人搖醒,看到保鏢後先是一愣,然後道:「能不能再讓我陪他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