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低頭俯身看他,身上的秀髮垂放到他身上,她低垂的頭越來越低,離他的唇瓣卻越來越近。

就在唇瓣和唇瓣要靠在一起的時候她卻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她把他當成了神,而把自己放到了塵埃里。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很快就好了。」她低聲呢喃着,眼神里已經是一片堅定。

次日葉氏,會議室里來了不速之客。

傲雪走進來隨意挑了一個位置,「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