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疏沒有說話,而是啟動了車子,讓她離那塊傷心之地越來越遠。

晚上七點半,丁依依準備出門,卻在開門的時候發現地上放着一個禮品盒。

她打開,裡面是一條連衣裙,衣服最上面還壓着一張卡片,上面寫着,「給脾氣最火爆的戰士。」

換上衣服,她在鏡子面前轉了一圈,視線落在未施粉黛的臉龐。

看着鏡子裡憔悴的自己,她重新坐回椅子,拿出口紅和眉筆細細的描繪着,直到鏡子裡的人凸顯一抹精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