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上海悶熱得很,海子遇坐在地上把波斯貓當玩具,每當波斯貓要反抗的時候雪姨就會輕輕的拍打着它的屁股,很快它又安靜下來。

門鈴輕響,丁依依去開門,她通過貓眼看了一下,然後轉頭笑着對葉初晴說道:「看來你是偷偷溜出來的吧。」

她開門,海卓軒風塵僕僕的站在門外,看到葉初晴和海子遇他的眼睛都在放光。

葉初晴有些心虛,但是心裡隱約有些高興,正在膠着着不知道怎麼做的時候已經被納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急死我了你。」海卓軒低聲在她耳邊呢喃了一聲,抱着她的雙臂不斷的縮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