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調遙控整整齊齊的放在桌子上,她拿起調高了溫度,視線落在了衣柜上。

她起身循着記憶走過去,伸手摸着衣柜上的數字,她還記得夢裡他哪根手指撫摸過哪個數字,骨節分明的大手還撫摸過她的臉頰。

臉頰就像有火燒一樣,她猛地衝出房間,「雪姨!」

雪姨正抱着波斯貓在客廳看電視,冷不丁的嚇了一跳,波斯貓從她臂彎里跳下來謹慎的看着樓梯,一藍一綠的眼睛翻着幽光。

「雪姨,他是不是來了。」丁依依拽着走廊里欄杆的扶手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