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感激看着丁依依,然後才點頭,「謝謝夫人。」

丁依依轉身漫不經心的澆花,鼻尖飄過一陣若有若無得香味,她身體一震。

「你去找葉念墨了吧,你想趕我走吧,你成功了嗎?」傲雪的聲音帶着笑意,仔細一聽又全然沒有溫度。

丁依依沒有理她,一邊澆花一邊說:「我寧願你是小雪。」

「當她有什麼好,那麼怯弱,只懂得依附你生存,我就不一樣了。」傲雪的聲音越來越大。